*ST河化二度突击扭亏 宋清辉评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13 06:47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从上市公司的角度而言,资产转让后*ST河化的所有价值也就是一个“壳”的市场价值了,未来可持续发展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ST河化二度突击扭亏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方力

*ST河化(000953)的化肥产品连续20年被评为“广西名牌产品”,然而2017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资产总计6.54亿元,负债总计7.41亿元,已经资不抵债,且前三季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为亏损。

上市公司在2015年度和2016年度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如果2017年度继续亏损,*ST河化将会退市。主业长期的黯淡、转型的不确定性使得公司股价从2016年最高点22.22元下跌到目前的7.85元,跌幅超过了60%。

主业多年亏损

*ST河化成立于1993年,主营业务为尿素等产品的生产与销售。2017年半年报显示,尿素产品的营业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总额的90%以上。

回顾公司历史,*ST河化的经营并不理想。自从1999年上市以来,*ST河化只有过5次分红送股,2003年之后再也没有分过红。从2010年开始,公司一直在ST边缘徘徊。

近五年中,公司的营业成本均超过营业收入,2013-2016年及2017年1-9月的收入分别为7.92亿元、5.55亿元、6.22亿元、3.98亿元、2.07亿元,营业成本分别为8.74亿元、7.55亿元、6.26亿元、4.57亿元、2.12亿元。

更可怕的是,*ST河化的收入规模逐年递减,2016年基本上只有2013年的一半。

从财报的角度来看,*ST河化主业的亏损并非全部因为管理层无能,因为化肥行业是一个利润很低、产能过剩多年的行业。

在成本端,近些年成本增加非常明显。2015年9月起,化肥行业恢复征收13%的增值税。2016年4月起,化肥行业优惠电价被取消,2016年9月实施的货运新政增加公路长途运货成本约35元/吨。2016年11月,发改委发布通知,全面开放化肥用天然气价格,种种不利的政策让本来利润很低的化肥行业更是雪上加霜。

在需求端,2015年年初,农业部提出到2020年实现化肥、农药零增长方案。2016年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实施化肥、农药零增长行动。

政策不仅仅让成本端的价格不断攀升,更限制了需求的长期增长,导致化肥行业陷入了极为艰难的困境。2016年,氮肥行业收入2235.5亿元,同比下降12%,全行业亏损222.8亿元,较2015年增亏193.9亿元,行业亏损面50.7%;磷肥行业收入1097.5亿元,全行业利润6.4亿元,大幅下降71.7%,行业亏损面26.9%。整个行业似乎都陷入了非常艰难的状况。

行业的困境使得*ST河化连续多年亏损,2015-2016年及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分别亏损1.07亿元、1.41亿元、30万元。

天源化工是中国最大的尿素生产企业之一,从天源化工的处境可以看到目前尿素行业的现状。数据统计,包括原材料、人力、财务、管理费用等,天源化工尿素产品的总成本大概在每吨1800元,而尿素价格从2012年最高的2500元下降到2016年的1500元,价格倒挂现象严重。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还不能减产或停工,因为一旦停工或者减产,每吨分摊的固定成本更高,产品会失去竞争力。

国家政策在限制,市场需求在减少,而企业产量始终维持在高位,这让尿素产品的价格长期处于低位。

在行业前景越来越黯淡的同时,*ST河化的管理似乎也出现了不小的问题。数据显示,2015-2016年、2017年1-9月,公司的管理费用率分别为4.23%、18.81%、15.71%。2016年同2015年相比管理费用占比上升4.5倍,其中因停产计提大量管理费用是主要原因。

而同样经营化肥的湖北宜化(000422)同期的管理费用率分别为2.87%、3.89%、8.44%。

依靠补贴避免退市

2017年前三季度,*ST河化的营业收入为2.07亿元,营业成本为2.12亿元,营业利润为-6628万元,营业外收入为6705万元,净利润为-30万元。虽然利润在好转,但始终在亏损之中,而且三季度其他应付款较期初增加4.48亿元,增长221.6%。按照证监会的规定,3年亏损就将暂停上市。而此前的*ST河化已经连亏两年,亏损额分别是-1.42亿元(2016年)和-1.07亿元(2015年)。

从2017年年初开始,地方政府就对上市公司有过多次援助,2017年3月,公司收到政府补贴312万元;6月30日,也就是半年报截至的最后一天,上市公司收到河池市政府的函件,河池市政府同意免除河池市财政局对*ST河化享有的债权本金及利息共计5000万元。

2017年上半年,上市公司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99万元,成功扭亏,但前三季度复归亏损状态。

在2017年年底的最后一个月,为了扭亏,地方政府及管理层开始了一系列动作。12月4日,*ST河化收到河池市政府通知,后者决定给予公司5000万元的经营性财政补贴;12月12日,*ST河化宣布将拍卖账面原值为6492万元的应收账款(已全额计提,净值为零),结果以600万元成交。

为了使得*ST河化成功保壳,河池市财政局在2017年先后付出超过1亿元代价,而大股东也为公司提供了很多的帮助。2017年8月底,公司第一大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按照银行同期利率为公司提供为期一年1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按照公司当时的经营状况,如果不是大股东和政府的支持,*ST河化很难向银行借到款,更难以维持正常经营。

12月13日,为了改善资不抵债的状况,*ST河化又收到与上市公司为“同一实际控制人”关系的银亿集团有限公司8000万元的无偿现金赠予。

查看股东最新的数据发现,银亿控股持有上市公司29.59%的股份,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河化集团持有公司12.75%的股份,是公司的二股东。银亿控股背后的银亿集团是一家以房地产开发为主,同时在资源类工业拥有巨大规模的大型企业集团,2016年,银亿控股总资产522亿元,净资产140亿元,营业收入373亿元,利润总额14.6亿元。银亿集团实控人是熊续强,目前在A股市场还控股着银亿股份(000981)和康强电子(002119)两家公司。

而对于此次的现金赠予,*ST河化直言:本次受赠资产完成后,能有效改善公司现金流,受赠现金入账后将计入公司资本公积,不影响公司当期经营成果。

无论怎样解释,*ST河化一系列的动作都无法掩盖公司想尽办法“保壳”的事实。

而早在2013年,公司就有一次重大的扭亏为盈。在2011年和2012年分别亏损1949万元和1578万元、且2013年前三季度亏损7879万元的情况下,*ST河化在当年12月12日出售了持有的国海证券股票,获得收益2.65亿元,当年实现净利润2996万元。

前景不明的未来

*ST河化曾在2017年3月计划置出几乎全部业务以及资产和负债,并以2771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关联方鑫远投资;4月,深交所多次对公司重组发出问询函,要求*ST河化补充披露留存的具体资产、负债情况及金额、相关业务情况以及人员情况。此外,深交所还针对交易完成后的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交易标的各项资产的评估、标的资产涉诉等提出了一系列反馈意见。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从上市公司的角度而言,资产转让后*ST河化的所有价值也就是一个“壳”的市场价值了,未来可持续发展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在众多质疑声中,7月公司宣告重组失败而复牌,股价连续6个跌停。之后,*ST河化又在8月末停牌,一方面拟继续转让尿素等业务及资产给鑫远投资,一方面拟收购苏州中曼日化有限公司控股权,结果又于11月末告败,复牌后股价连续7个跌停。两次大跌让中小投资者在停复盘的重组中损失惨重。

在生产方面,公司始终是断断续续的状态。

2016年9月2日,公司因生产装置检修全面停产,2016年年末,公司的主要产品库存量几乎为零。2017年6月,因市场价格原因,公司再次停产。12月16日,尿素市场有所回暖,公司决定恢复尿素生产。

虽然生产恢复了,市场也有所好转,但公司的竞争压力将会越来越大。同处化肥行业的心连心2016年收入为57.1亿元、2017年前6个月为35.7亿元;湖北宜化2016年收入高达151.8亿元、2017年前9个月收入28.8亿元,而反观*ST河化2016年收入只有3.98亿元,2017年前9个月收入下降到2.07亿元。目前的*ST河化已经在成本、价格、规模、管理、技术、产品结构方面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当中。

对于前景规划以及公司管理费用大幅攀升等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多次致电公司,但始终无人接听。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