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添富基金基金经理佘中强:本轮美国加息下的投资选择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6 08:47

汇添富基金基金经理佘中强:本轮美国加息下的投资选择

2018-04-16 06:00来源:上海证券报官方加息/基金

原标题:汇添富基金基金经理佘中强:本轮美国加息下的投资选择

汇添富基金基金经理 佘中强

2015年12月16日,美国正式开启了这一轮的加息周期。随着全球经济的持续转暖,特别是美国经济景气度不断上升,2016年初至2018年3月,美联储共加息6次,将联邦基准利率的下限从0抬升至1.5%,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也从2.3%升至2.85%附近。在此背景之下,全球优质资产的投资价值将更显突出,中国资本市场的核心资产的价值也将进一步得到强化。

展望2018年,在经济高景气的背景下,笔者认为美联储未来数年加息和缩表的节奏将保持稳中趋升的态势,主要是基于下述几个原因:首先,宏观经济景气度高位运行,接近充分就业的状态。美国2月份的就业人数增长了31.3万人,是2016年以来的最高增幅,失业率则已经降至4.1%,为近20年来的新低。作为加息的核心参考指标,美国CPI也从本轮加息初期的0.7%一路上升至2.2%,超过了美联储2%的政策目标。同期的核心CPI和PCE数值也分别上升到了1.8%和1.65%,都处于较高水平。其次,减税和基建将刺激美国经济需求,提升就业率和薪资水平。

以史为鉴,历史上美国每轮加息周期都对全球大类资产带来了深刻影响。加息使得利率和资金成本高企,对高杠杆、高估值的泡沫化资产形成压制,推动资金更多选择优质的价值资产作为避风港。最近的两次加息周期就是很好的例证。

美国第四轮加息周期从1996年6月持续至2000年5月,共计6次加息,联邦基准利率从4.75%上升至6.5%,美元指数也应声而起从81的低位上涨至118。当时,正值互联网技术迅猛发展,新技术的大规模普及应用也推动了美国经济不断加速,实际GDP从1990年的-0.1%快速上升至1999年的4.7%,失业率也从1992年的7.6%下降到2000年的3.9%,CPI更是在2000年3月达到该轮经济周期的最高位。计算机的大规模普及也使得互联网新贵们受到资本市场的疯狂追逐,形成了不断膨胀的泡沫。在2003年一季度,美国连续两次加息共50个BP,推动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到6.7%左右,成为压垮互联网泡沫的最后一根稻草。自2000年3月开始,纳指在长达一年半的下跌中,共跌去了78%。不过,在这一时期,结构性投资机会仍给坚定的投资者们带来了较好的回报,例如,生物科技、无线通讯、油气勘探类等优质资产的区间收益非常显著。

美国第五轮加息周期从2004年6月持续到2006年7月,连续17次加息,基准利率从1%上调至5.25%。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美国经济再次进入衰退状态,美联储连续降息以恢复和帮助经济恢复增长。这一系列货币宽松政策卓有成效,自2003 年下半年开始,美国经济重回加速增长通道,名义GDP从2002年的3.3%上行至2005年的6.7%,CPI从1.1%上升到最高时的5.6%,失业率更是从2003年的6.3%下降至2005年的4.4%。然而经济向好的同时,居民纷纷利用宽松的货币环境加杠杆,大量资金涌入房地产市场,叠加金融衍生品创新,逐渐产生了难以控制的房地产泡沫。在此背景下,结合GDP和通胀的良好表现,美国自2004年6月开启第五轮加息周期。受其影响,美元指数强势上涨,十年期国债收益率3个月之内从3.78%窜升至4.81%,并在本轮最后一次加息前后到达5.23%的高位。随着美联储在2006年7月最后一次加息落地,房地产泡沫在高利率高资金成本环境下难以为继,最终在2007年年中破灭,并迅速传导至衍生品市场和股票市场,引发了影响全球经济的美国“次贷危机”。不过,虽然市场整体调整幅度明显,但是,依旧有不少优质资产表现亮眼,例如油气提炼、工程建设行业的龙头公司。在该轮加息周期中,由于经济全球化的快速发展,全球资本流动更加频繁,除了大宗商品等资产受到负面冲击之外,中国香港等新兴市场也受到明显影响。

这一轮加息,与前两轮不同之处在于,本次经济复苏的力度更强,基础也更扎实,驱动经济进一步增长的主要行业的估值也尚属合理区间。因此,这一次的投资机会也会更加丰富。

美国加息周期大背景下,寻找优质的核心资产将是中长期决胜中国资本市场的关键。对于A股而言,随着境外投资者通过沪深港通、QFII等渠道持续进入,A股与全球股票市场的联动愈加紧密,本轮美国加息周期的影响在A股中也逐渐得到了清晰的体现。2018年2月初,在美国股市受其非农数据超预期影响而大幅调整之际,A股也受到了负面影响就是很好的证明。因此,在加息和缩表未来仍将稳中趋升的背景下,结合对过去两轮美国加息周期影响的分析,我们认为在未来A股的投资中,结构性机会依旧丰富,不过,应当坚决回避“高估值、高杠杆、高泡沫”的资产,而应将重心放在核心资产的深度挖掘上。第一类核心资产主要包括现金流充裕、内生增长稳健、高分红、低估值、行业地位突出的优秀公司,主要是金融、消费、制造和资源等行业里的龙头公司。第二类核心资产主要是新兴行业中能持续扩大自身竞争优势、增速非常突出的成长型企业,如安防、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等行业里的优秀公司。

(CIS)

严正声明

上海证券报微信保留本文的所有权利,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编辑、重新发布。否则,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